在线教育机构成本高:获客费用超千元 多数亏损运营

  • 时间:
  • 浏览:13
  • 来源:伦之
学生,宝妈兼职日入微信号:429671962 本人带你

来源:每日经济新闻

每经记者 张蕊 每经编辑 陈旭

艾媒咨询发布的《2018中国在线教育行业白皮书》(以下简称《白皮书》)数据显示,预计到2020年,中国在线教育用户规模将达2.96亿人,市场规模将达4330亿元。艾媒咨询分析师认为,随着二孩政策全面开放,升学就业竞争压力不断增大,满足用户碎片化学习需求的在线教育用户规模将持续增长。

可以想象,未来几年,在线教育技术的持续升级、个性化教育的普及,都将推动在线教育市场规模进一步增长。那么,在线教育行业真实的生存状况是怎样的呢?

硬件成本低获客费用高

在《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的调查过程中,一家专门为线上培训机构提供专属教育系统的机构工作人员透露:“我们提供网校的整套服务,包含建网站、服务器、带宽、运营维护人员、系统功能升级等。从前期的市场获客,到资源的转化、教学、教务、分析都有在做。我们每天的咨询量大概有200~300个,成交量大概100多个。”这似乎也能从一个侧面反映出在线教育的火爆。

该机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现在国家对于线下教育机构的要求越来越高,如北京市要求同一培训时段生均面积不低于3平方米,包括消防要达标,对于办学资质都有严格要求。此外,各地查得都很严。相对来说,国家对于线上教育的监管刚刚起步,暂时还滞后于线下机构,所以有不少线下机构打电话来咨询线上系统的相关事宜。

他进一步介绍:“教学系统是我们目前最成熟的业务,用户规模不同价格也不同,学员人数越多,服务器带宽的成本就会越高,价格也会越高,我们最低的用户规模是300人,一年大概两万多元的平台使用费;学员达到500人,费用不到4万元;学员达到1000人,费用大概6万多一点。”

然而,线上教育机构的门槛是否真如这位工作人员所说的这么低?恐怕并不是。

一位教育行业业内人士对记者表示,线上教育的成本其实不低,它只是硬件成本比较低而已,但前期的获客成本非常高。

“其实,目前大部分的在线教育公司都属于亏损状态,反而线下的教育机构盈利还比较多。”该人士解释说,原因主要在于互联网公司通常是先花钱,先获客,然后再挣钱。一些在线教育机构的获客成本达到每名学员上千元甚至更高,所以在线教育的门槛看起来偏低,其实最终能够存活下来的只有巨头。按照互联网行业的规律,通常只有头部企业,也就是前两三名才有可能活下来。相比之下,线下机构却是“百花齐放”,因为线下终端网点的复制比较困难。

事实上,正因为成本高企,即便是已经上市的在线教育公司或是拟上市的在线教育公司都难逃亏损状态。

作为中国第一家赴美上市的在线教育机构51TALK,近几年业绩一直处于亏损状态。近日,51Talk发布的2018年第三季度财务业绩报告显示,51Talk第三季度现金收入4.245亿元;净营收3.032亿元,同比增长28.4%;毛利率为63.8%。

在该机构的现金收入中,青少业务占比高达87.1%,继续保持健康增长态势。不过,公司虽然依然是运营亏损和净亏损的局面,但均比上年同期有所好转:其中运营亏损为0.886亿元(约合1291万美元),上年同期亏损1.398亿元;净亏损为0.904亿元(约合1316万美元),上年同期亏损1.418亿元。

而有望成为港股第一家在线教育股的沪江教育近日也在港交所更新了招股书,披露了2018年前8个月的财务数据。最新招股书显示:截至2018年8月31日,沪江营收4.36亿元,同比增长27.2%,亏损额为8.63亿元。而截至2017年末,该公司的亏损净额为5.37亿元。

边“烧钱”边融资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投资界人士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目前80%的在线教育机构是不盈利的,即便是第一梯队的在线教育公司,像VIPKID、51talk等,对盈利也是闭口不提。虽然他们的课程单价很高,但获客成本和运营费用也很高。“在线教育获客成本高是业界公认的,主要是在线教育模式的客户黏性不强,推广费用高所致。”

然而,即便大家都知道互联网前期要“烧钱”,但作业盒子、宝宝玩英语VIPKID、作业帮等在线教育平台仍分别获得超过1亿元的融资。

据此,艾媒咨询分析师认为,在资本的寒冬期,投资机构更关注现金流和投资回报。由于在线教育行业大都实行预收费的商业模式,其现金流、投资回报相对稳定,投资风险相对较低,这是出现在线教育投资热潮的重要原因。

前述投资界人士还表示,其实不光是在线教育,之前所有的培训机构(包括线下教育机构)多数是按照年付方式来收费。如果改成不超过3个月的收费跨度,对线上培训机构会带来很大的冲击。

“因为线上培训机构都是规模比较小、未盈利的公司,虽然有收入有现金流,但是短期内很难实现大规模盈利。”他说,站在投资人的角度看,线上培训机构短期处于“烧钱”阶段,没有盈利,如果再没有现金流和客户活跃量的支撑,就会对融资产生很大的打击,不利于公司的长久发展。“最近一段时间是洗牌期,未来有可能会出现大规模倒闭,毕竟盈利模式比较单一,像OFo一样持续‘烧钱’也行不通。”

记者注意到,2018年2月教育部等四部门出台的《关于切实减轻中小学生课外负担开展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行动的通知》中明确,专项治理分三个阶段进行:第一阶段,全面部署和排查摸底,要在2018年6月底前完成;第二阶段,集中整改,要在2018年底前完成;第三阶段,专项督促和检查,要在2019年6月底前完成。

如今集中整改期已过,然而各在线教育机构的整改情况却让人一言难尽。

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线上教育机构以及线下教育机构之所以出现很多问题,是因为校外的培训机构众多,鱼龙混杂,根本原因在于现有的考试招生制度标准过于单一,造成家长们的需求很单一,就是给学生提高分数。有需求就有市场,所以就会有人用简单复制的方式去办校外培训机构。从这个角度讲,如果不解决这一根本问题,就难以取得理想的治理效果

储朝晖认为,校外培训机构出现这样那样的问题,单纯靠行政部门监管是监管不过来的,必须发挥一些专业主体如行业协会的作用。

上述业内人士也认为,线上机构的监管比线下相对容易一些,因为所有数据都可视化。她建议建立红线区域,通过网络直接预警、报备登记、在线数据监测等手段,加强对在线教育机构的监管。

猜你喜欢

国安发布超级杯海报:新起点 再踏征程!联赛杯夺冠作为背景

北京国安即将迎来与上海上港的中国足球协会超级杯的比赛,该系列赛事为单回合决胜制,比赛场地为坐落于江苏省苏州市的苏州奥林匹克体育中心举行。国安方面发布了主题为《新起点再踏征程》的

2019-02-21

团伙谋杀工友后冒充家属索赔 法院终审维持原判

(原标题:北京现实版“盲井”案法院终审维持原判)新京报2016年12月13日曾刊发相关报道。新京报讯为了骗取赔偿金,将他人诱骗到工地打工,将其杀害后从高处推下,伪造安全事故……

2019-02-21

国乒团宠有望成新魔王 想和波尔搭档因为够帅?

自从“00后”乒乓球小将孙颖莎和“大头”王楚钦搭档先后斩获雅加达亚运会混双冠军和阿根廷青奥会混合团体冠军之后,这对新锐组合开始受到更多的关注。有些“婴儿肥”的孙颖莎更是不折不扣

2019-02-21

一文读懂欧冠首回合:一首凉凉给3强 皇马曼城最稳巴萨占先机

今晨,欧冠1/8决赛首回合第二比赛日战罢,先后登场的16强可谓几家欢喜几家愁:均遭遇完败且被零封的曼联、多特蒙德和尤文图斯,已然岌岌可危;巴萨、曼城虽然过程坎坷,但次回合仍占据

2019-02-21

喉舌:巴萨锋无力“换刀”迫在眉睫 5大神锋成苏神接班人

欧冠1/8决赛首回合,巴萨客场0-0里昂,最近3场比赛仅攻入1粒点球,首发中锋苏亚雷斯饱受大家诟病,巴萨在今夏肯定会进补一名高水平的中锋。今天的《世界体育报》封面,就给巴萨寻枪

2019-02-21

评论很疯狂

    邮箱不能为空
    昵称不能为空
    内容不能为空